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坏了吗

2022-07-14 NOTES 197

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异常动荡的时代,亦或只是人们感觉如此?

浏览新闻标题,我们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:有些东西被破坏了。新冠疫情。气候变化带来的危机正在加速。全球粮食短缺。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的战争。斯里兰卡的政治和经济崩溃。日本前首相遇刺身亡。在美国,还有通货膨胀、大规模枪击事件、对1月6日事件的清算,以及堕胎权的丧失。

这种混乱感可能与长期数据所显示的并不一致,从许多指标来看,世界总体向好。

从某种程度上说,如今的战争比过去50年的大部分时间都要少,即使发生战争,其致命程度也大大降低。种族灭绝和大规模暴行也一直在减少。预期寿命、识字率和生活水平都上升到了历史最高水平。

近几十年来,饥饿、儿童死亡率和极度贫困也在稳步下降,从数字上看,这使数亿人摆脱了人类面临的最主要威胁。

那么,尽管有这些数据,为什么人们还总是觉得情况越来越糟呢?

造成这种看似存在差异的原因有好几个(有些原因比其他原因令人欣慰),更不用说根据民主状况这个重要的衡量标准,世界根本没有改善。

改善与危机

世界最显著的改善往往是以循序渐进的方式进行,历经几代人的努力。

数亿人可能过上了比父母更健康、更安全的生活。但这些往往是微妙的变化,在一段时期内令整个社会得到提升,这使得个体往往更难注意到这些变化。

我们倾向于与周围的人相比较,或与自己不久前相比,来判断自己的状况——而不是与抽象的基准或前几代人相比。

然而,许多积极的变化都同预防有关。不会有人注意到没有发生的战争,没有被疾病夺去生命的家庭成员,没有夭折的孩子。

尽管如此,假如你造访一个处于动荡中的社会——比如被大力弹压下的香港,或者经济直线下降的黎巴嫩——告诉人们,他们生活在一个幸福感不断提升、威胁不断减少的时代,你可能会遇到怀疑的目光。

由于互联网的存在,新闻消费比以往大为增加,即使那些远离危机的人,现在也生活在一个信息总在不断更新的可怕数字世界里。人们会觉得大规模枪击或乌克兰战争这样的重大事件,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。

如果你的社交媒体推送和主界面不断出现灾难发生的消息,它们会让你产生一种强大的恐惧感(尽管有时并不准确),仿佛世界正在坍塌。

当人们说他们感觉世界正在分崩离析时,他们不是在谈论预期寿命这样的长期指标。相反,他们往往感觉到的是:人类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动荡和紧急状况之中。

但有一种观点认为,与不久前相比,如今的危机更少发生,严重程度也不如以往,尽管这种话也只有经济学家会感到宽慰。

想想上世纪90年代中期,在美国人的印象中,那是一个全球稳定和乐观的时期。如果今天真的是一个异常动荡的时代,那么相比之下,那时的世界肯定会更好?

事实上,情况恰恰相反。上世纪90年代中期,卢旺达和波斯尼亚发生了种族灭绝事件。在南斯拉夫解体期间,欧洲经历了多年的战争。苏丹、索马里和朝鲜发生了严重饥荒。十几个国家出现内战。镇压和政变不胜枚举。

事实上,这样的事件在20世纪90年代比今天更常见。再往前几十年,大多数方面的情况还要更糟糕。

但你不可能对几十年前的每一场灾难都记忆犹新,就像回想起本周的恐怖袭击或政治危机那样。

而且,这些危机的减轻只是减少了世界的问题,而不是将它们消除。没有人愿为一场不如过去严重的饥荒欢呼,尤其是那些面临饥荒威胁的家庭,更何况人们知道,未来的冲突或是气候危机还会引发另一场饥荒。

不均衡的乐观

尽管如此,世界正在变得更糟的感觉并不普遍。事实上,持这种看法的主要是美国这样富裕国家的居民。

一次又一次的调查发现,在肯尼亚或印度尼西亚等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,大多数人倾向于对自己和社会的未来表示乐观。

这些国家代表了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口,信不信由你,这表明乐观主义是全球的主流情绪。

毕竟,这些国家在健康和福祉方面的长期进步最为显著。

其中许多地区在冷战期间也经历了数十年的内战和动荡,当时美国和苏联将它们视为战场,支持专制者和叛乱分子。

但同样的调查也发现,在富裕国家,大多数受访者对未来表示悲观。

这在很大程度上可能出于经济流动性的原因,而不是因为全球的头条新闻。低收入国家的人倾向于相信他们未来的财务状况会更好,而富裕国家的人则认为事情恐怕并非如此。

但对个人情况的悲观,很容易变成对世界的悲观。

美国的民意调查发现,那些认为自己的财务未来希望渺茫的人,也会认为整个国家正在变得越来越糟,并且对政治领导人持否定的态度。人们认为,随着制造业工作机会流向海外以及工会的衰落,工人阶级的稳定工作岗位受到侵蚀,据信这是引发西方民粹主义反弹的主要原因。

在这种观点下,难怪美国人将上世纪90年代视为全球和平与繁荣的时期——即使这主要只是美国人的和平与繁荣时期。

但停滞的经济前景并不是富裕国家悲观的唯一原因。

在所有显示世界稳步改善的指标中,的确有一个正面临着戏剧性和不稳定的侵蚀:民主。

民主衰落的时代

70年来,被视为民主国家的数量不断增加。这些民主政体的平均质量——选举的公平性、法治等——也在稳步提高。

不过,这种增长在大约20年前开始放缓。从五六年前开始,研究人员发现,世界上民主国家的数量自“二战”以来首次出现萎缩。

现有的民主国家也变得越来越不民主,更加两极分化,更容易出现政治功能失调或彻底崩溃。

想想匈牙利、菲律宾或俄罗斯强人统治的兴起,波兰法院遭受的攻击,印度的印度教极端主义,巴西对权力争夺的恐惧。

这些可能是特别严重的情况,但它们是全球趋势的先锋。美国也是如此,民主监督人士普遍认为,美国正在遭受持续侵蚀。

因为较富裕的国家更可能采用民主制度,所以它们更可能受到这种趋势的影响。这也许能解释为什么这些国家越来越悲观。

这也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美国人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分崩离析。

对于得以在安全稳定的社会中度过大部分人生的美国人来说,政治危机似乎变得没完没了,这种转变正在破坏稳定。它可以让人们感觉世界更黑暗、更令人担忧,这也可能让远在天边的事件变得更可怕或更令人不安。

人们自然而然地从世界寻找规律。有的事情经历了一次,尤其是创伤性的经历,你就会开始觉得它到处都是。

对于突然适应国内威胁的美国人来说——比如窃取选举结果或内乱——会突然对远方上演的类似事件感同身受。

这种效应会累积。30年前,美国人可能会认为远在天边的一场危机与自己无关,但在今天看来,这些危机似乎相互关联。它甚至可能让人觉得是全球崩溃的证据。

文/Max Fisher 国际新闻记者和专栏作家

Copyright ©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.

ß Light Dark